公安文化学者王仲刚官网
WWW.WANGZHONGGANG.COM
枪上文采 笔下硝烟 ——警营剧作家王仲刚 □张丽巧
浏览数:200 

枪上文采 笔下硝烟

——警营剧作家王仲刚

□张丽巧

他有一个最乡土的小名“小丑子”,他有一段饥饿的童年回忆,他上了6年小学却没交起一分钱,他上了3年中学却没有学到应学的知识。17岁那年,“小丑子”王仲刚走出了大别山,他成了一个挂着盒子炮的警察,22岁那年他开始尝试当作家,今天……

要做最好的警察

王仲刚一直追求要做最好的,他的座右铭是前美国总统卡特的一句名言:“为什么不是最好的?”

刚入警时,他跟着名叫耿统义的老班长在信阳郊区的货场值勤。有一天,工作不忙,没什么事情了,周围的山坡上开满了遍山姹紫嫣红的野花,他陶醉了,扑向山野,忘情地奔走在花丛中。当他带着一身草香,捧着一束鲜花回来的时候,老班长狠狠地批了他一顿:“你跑哪去了,刚才,发生了一起案子,我一个人忙不过来,一个犯罪分子跑了。”此时的王仲刚呆呆地站在那,他悔恨,他第一次那么深刻地感觉到了“人民警察”这个词的分量。自此,他默默的告诫自己要做好本职工作,要做最好的警察。从此,老班长的一言一行,都成了他行动的标准。无论当班值勤、迎送列车,还是蹲坑守候,追捕罪犯,他都认认真真,一丝不苟地去做。

为了做一个好警察,这个刚刚走出大山的年轻娃娃,开始了勤奋的自学,无论什么书只要能找到,抓过来就看,就摘记。派出所里的一个破仓库成了他的宝库,那里有当时被列为禁书的各种业务书籍,他如饥似渴地阅读。当同去的新民警都还不懂什么业务的时候,他已经啃了数十本中外(苏联)业务书籍,结合实践不懂就问,不会就学,很快就成为熟悉业务的技术尖子……

1985年1月6日,他已是郑州铁路公安局刑侦科副科长。当天,突然接公安部一号通缉令,两名暴徒从南昌陆军学院盗得两支手枪、73发子弹,可能向河南某市潜逃,其中案犯张方少年时已是神枪手,危害性极大。王仲刚接到通报后,迅速、准确地判断出犯罪分子可能乘坐的列车,经过24小时堵载,终于在案犯刚一露面,就将其按到在站台上。为此,南昌陆军学院专程送来锦旗一面,上写:“擒凶敌大智大勇,立新功为国为民”。

1986年,郑州车站小件寄存处发现一具装在皮箱里的无头男尸。王仲刚作为主要指挥员,果断判定杀人现场离车站不超过3华里。以车站为中心,以京广线划线,往东划3华里的半圆。就在这里找杀人第一现场,而且人头也有可能某个地方。果然就在不远的另一个寄存处找到了人头,并在距车站一公里处找到了杀人分尸的现场。大伙都说:“神了”。

1997年5月30日,西安东站一民警被暗杀在值班室内,枪支、子弹被抢走。王仲刚奉命立即赶赴现场,经过认真勘察访问迅速得出,作案分子应是当地曾受过打击处理、急于搞枪作案的人,并划定以现场为中心,方圆五华里为侦查范围,结果仅用24小时就将案件成功告破。

山再高也要爬上去

1977年的冬季,《人民公安》杂志和各大报刊上相继报道了天津市公安局优秀侦查科长为了祖国和人民的利益出生入死、屡建战功、在文化大革命中虽惨遭迫害仍忠心不改的英雄事迹。这篇报道深深的震撼了年轻的王仲刚,作为一名警察,他对李良这样的英雄有着更深切的理解,更热烈的感动。于是,一种难以压制的激情勃然而生,他很想用手中的笔抒发自己的心声。在作了一番精心准备之后,王仲刚开始尝试创作电影文学剧本《387个日日夜夜》。

然而,剧本写了不到一半就写不下去了,此时他才深切地体会到文学创作绝非易事,而自己明显功力不足。自己只有初中文化,而这三年初中又是在知识可耻的年代中过来的,实际上只有小学水平,就凭这水平能写出电影剧本来?他发现矗立在他面前的是一座望掉帽子的高山。可是他就是有一股犟劲,不相信世界上能有爬不上去的高山!

从此,他好像登上了另一驾永不停歇的跑车,他利用一切业余时间,如饥似渴的阅读古今中外名著,给自己“注射强心剂”;潜心研究中外电影剧本,寻找写作技巧;参加了各种补习班,努力提高自己的语言文字水平和逻辑思维能力。既然首选的是电影剧本,于是,只要一有时间,他就钻进电影院。虽然,那时电影票只有几角钱,但对于一个月只有32元钱工资收入、又要赡养老母和兄弟姐妹的他来说,每一张电影票都是从牙缝中挤出来的。那时的他,5分钱一份的青菜,就算奢侈;一双袜子穿多少年,破了用胶布一粘还要穿。

经过不断积淀,1984年,王仲刚再次拿起笔,与人合作电视剧的文学剧本??《铁道刑警队》,经过3年的反复修改、筹备,审查,可是由于种种原因,这部电视剧只拍了两集便下马了。这时,有人开始嘲笑他:“好好的当警察呗,写什么东西自找没趣……”面对挫折和个别人的冷嘲热讽,,王仲刚暗暗告诫自己:既然走上了这条路,谁后退就谁是孬种,因为前方有他忠厚、朴实的老班长,有他血溅疆场的英雄烈士,有他朝夕相处默默奉献的生死战友,他们的渴望时时召唤着他:“仲刚,你能拿动笔,为什么不写我们自己?”

天道酬勤,经过10年的文化恶补,经过10年的工作积淀,经过10年的痛苦磨练,1988年王仲刚的电影文学剧本《风流警察亡命匪》由珠江电影制片厂摄制完成,在全国城乡各地影院放映后,受到观众的一致好评,后来又在美国、澳大利亚等5个国家和地区发行。此时的王仲刚第一次真正体验到了创作成功的喜悦,山里的丑娃终于笑在了高处。

路再险也要追下去

1989年前后,一批东北流窜作案的罪犯在各铁路沿线刮起了一股“东北旋风”,人们外出不敢坐火车,谈火车色变,甚至发生了罪犯公开挑衅侮辱乘警,抢走枪支,用乘警的手铐把乘警拷在茶几下,仰天大笑逃窜。为此,公安、铁道两部在郑州召开专门会议,研究对策,决定成立“5·10”专案组开展专门打击。时年33岁的刑侦科副科长王仲刚临危受命出任前线指挥员,与来自全国7个铁路公安局的37名优秀侦察员并肩作战,与恶名远洋号称“东北袭击队”、“南下支队”的犯罪团伙斗智斗勇,苦苦奋战一年多,走遍了全国11个省区,行程20万公里,捕获流窜犯70多人,打掉犯罪团伙8个,将其中17名“江洋大盗“亡命匪徒送上了断头台,使猖獗一时的东北流窜犯团伙受到毁灭性的打击,从此,一蹶不振。

此战大捷,稳定了大半个中国的铁路治安,全国为之振奋。为此,中央领导人对此作出了极高评价:“此案被破获,大快人心”“应做好宣传报道,以壮声威”……

案子结束了,王仲刚荣立一等功。由他率领的专案组荣立集体一等功。可他的心却总是不能平静,创作的激流再次涌动在他的笔下……

1993年中央电视台开播了以5·10大案为素材的电视剧《紧急追捕》,成为持续数年的热点新闻。

人民就是我的天

1993年,郑州火车站多次发生男童失踪事件,有关单位作为走失处理,并未引起重视。王仲刚从基层民警的嘴里得知这一情况后,多年养成的刑警直觉提醒他,事情并不那么简单,为什么会连续走失儿童,而且都是男孩子?他认为这里边肯定有猫腻。他把自己的疑虑向领导汇报,取得支持后,开始了深入细致的侦破调查,最终判明这是一起组织严密的麻醉绑架拐卖儿童的系列案件。经过半年的努力,案犯终于落网,他们一口气交代曾在郑州站麻醉绑架拐卖13名5岁以下的男童。

作家的情感是丰富的,身为人子的他,无法坦然面对5个还没有找到生身父母的孩子,身为人父的他,无法忘记那些失去孩子家长们撕心裂肺的惨哭。拐卖人口是一种古老的犯罪,在新中国建立后曾一度绝迹,可是在70年代末期却又起死回生。为什么古老的罪恶还会在现代文明的社会复燃呢?为什么会越来越严重?这所有的问题驱动破案后的王仲刚,背负着沉重的责任感,创作了名为《天伦》的电视剧本。在这部作品中,他不仅仅揭露了这一类案件惯有的犯罪手段,而且从更深的社会层面去挖掘犯罪的根源。同时,他还想借助于社会的力量,来解决一些公安侦查工作所无法解决的社会问题。

1995年11月,《天伦》在郑州举行了开拍仪式。那些被解救的儿童在开拍仪式上与大家见面,《人民公安报》等数十家国内报纸及中央、河南等电视台纷纷报道了这个消息,引起了社会上各界的广泛关注,积极为解救儿童寻亲。此时的王仲刚则把刚刚得到的稿费全部捐给了儿童救助机关。他年幼的儿子在父亲的熏陶下,手捧着自己的小猪存钱罐来到开机仪式上将钱全部倒出来,230元一分两分的零钱堆满了整个桌面。一年之后,这些孩子们全都回到了爸爸妈妈的身边。

一段传奇两样辉煌

今天的王仲刚成就了一段人生的传奇。他是警界中一位战功赫赫的武将。从警30多年,破获了无数起形形色色的案件,8次荣立个人一、二、三等功。令万里铁道线上的流窜犯闻风丧胆。多次被评为铁道部、郑州铁路局、河南省公安厅的先进工作者、公安战线“优秀指导员”、全国铁路公安岗位标兵,1999年荣获“中华铁道总工会火车头”奖杯。他又是警界中一位硕果累累的儒才。笔耕20多年,他的电影剧本《风流警察亡命匪》由珠江电影制片厂拍摄成片。这一成功给了王仲刚很大的信心,在以后的日子里,他又创作发表了《神秘的女贼》、《警魂》、《泡影》、《金锁六枝梅》、《父亲》等小说、散文、报告文学作品;出版作品集《觉悟》、《喋血大动脉》、《王仲刚影视剧作精选》、《紧急追捕》等;并据此改编电影《虎伏铁鹰》、《天伦》、《非常民警》、《生死快车》;以及《暖流》、《鸡公山疑案》、《缉私队长》、《紧急追捕》(与人合作)等多部电视剧。

中华铁道总工会两次授予他自学成材一等奖,有着15年教龄的郑州铁路公安中专学校的讲师,铁道部公安干部管理学院特聘他为名誉教授,多次走上数所大学的讲台,并被有关学校赞誉为“最受学生欢迎的教师”。成为中国电影家协会、作家协会会员,河南省电影电视家协会常务理事和河南公安文联常务理事。

王仲刚是文坛上的警察,公安战线上的作家,他具有两方面的传奇性,他的这些独特的警营生活和生命体验,是别的作家无法具有的。一手拿笔,一手拿枪。拿笔,写出了“五个一工程”优秀作品;拿枪,荣立了许多战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