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安文化学者王仲刚官网
WWW.WANGZHONGGANG.COM
新华社:风流警察王仲刚
浏览数:158 

风流警察王仲刚

新华社记者  张晓华

文的标题可没有丁点儿的故弄玄虚。王仲刚,这位英俊洒脱、爱穿时装、任你把牙咬碎也不敢猜他有38岁的青年警官,着实“风流”得够味儿。

还是让我们去看看他的一大把“头衔”郑州铁路公安局刑侦科副科长、郑州市作家协会会员、郑州铁路局文协会员、中国作家协会河南省分会会员、中国铁路文学艺术工作者协会会员……

让我们再浏览一下他成就的长廊吧:一部受到专家们赞誉、叫座极高的艺术性警匪片《风流警察亡命匪》,已为珠江电影制片厂创利100万元;两集电视连续剧《鸡公山疑案》即将播放;珠江电视部最近将开拍他的两集电视剧《金山大搏杀》;与他人合作创作的电影剧本《特别行动“5·10”》列入北京电影制片厂今年的创作计划。两年来,他还创作了电视剧《黎乡月》,《神秘女贼》和十几部中短篇小说。

如果翻开王仲刚的奋斗史,你会吃惊地发现他本是一个放牛娃。他出生在河南信阳的一个庄户人家,8岁丧父,家境贫寒,只念完初中便辍学撑起了生活的重担。19岁那年,铁路上到他的家乡选招民警,他自信地报了名。但谈何容易,众多乡村干部推荐的亲朋子弟就有百余名,他家可是无权无势的。可是,他偏偏碰上了慧眼识真才的伯乐。认准了!就招你王仲刚!

他来到信阳火车站公安派出所当上了民警,1976年,调到信阳铁路公安分处刑警队。当了警察,王仲刚的性格没有变,干什么事都要个样儿。他和战友们破获了一起又一起案件,最使同志们难忘的是他参与侦破的一起曾轰动一时的特大抢劫案。当时,一伙犯罪分子乘毛泽东逝世的特定历史时期,在信阳、漯河一带大肆盗窃铁路运输物资,连续从车上掀下押运人员。在破获这一案子中,当时的老处长派他和另一同志到河南新蔡县取一份材料,然而,他俩取回的不仅是材料,透过蛛丝马迹,硬是搜到犯罪分子抢劫的缝纫机、服装、现金等共价值5000余元的东西。他雇了一辆毛驴车几十里地拉到驻马店车站,又扒乘货车赶回信阳。老处长得知后,亲自赶到货场迎接他们。

信阳公安分处撤销后,他又被选调到中原铁路公安的指挥机关——郑州铁路公安局。

1985年,30出头的他当上了郑州铁路公安局刑侦科副科长,有了更广阔的任其弛骋的天地。5年前,一个心狠手毒的盗枪犯携3支手枪和数十发子弹乘火车潜回河南,预谋制造多起杀人惨案。王仲刚和战友们一起制定了周密的缉捕方案,未放一枪,未伤一人,罪犯一下火车便被戴上手铐。两年前,一伙作恶多端,号称“南下支队”、“铁道袭击队”的东北籍流窜犯,成帮结伙地在京广、陇海等铁路干线旅客列车上盗窃洗劫旅客钱财,并丧心病狂地杀伤旅客、围攻伤害乘警,气焰嚣张至极。在局长指挥下,他奉命率领来自郑州、哈尔滨、广州、北京等7个铁路公安局的30多名优秀侦查员组成了“5·10”专案组,开展侦破工作。王仲刚和大家经过一年多艰苦紧张的奋战,一举破获大案120余起,抓获“东北虎”70多名,缴获赃款赃物折款共计30余万元。轰动全国的“3·20”绑架乘警、抢劫枪支的特大案件也被他们一举破获。为此,总书记江泽民及中央十多位领导同志亲笔作了批示,对专案作出高度赞扬。江总书记在批示中称道:“大快人心!”专案组荣立集体一等功,王仲刚在此专案中也荣立个人一等功。

说起王仲刚写电影剧来,您恐怕不会相信,他是12岁那年在生产队的收谷场上才知道电影是个什么玩艺的。头一次看电影,他激动得一夜没睡着。1977年,原天津市公安局侦查员李良文革期间含冤入狱的经历披露后,他的心久久不能平静。他熬了不知多少个夜晚,竟有模有样地以李良事迹编了个电影剧本。结果,剧本不过被投入编辑的字纸篓罢了。可这次冲动对他以后的创作影响极大,他企图通过创作来抒发自己感情的欲望愈来愈强烈。调入郑州后,业余时间,他一边读夜大、函授,充实自己的知识结构,一边苦心钻研电影。他自费订了《电影艺术》等杂志,并先后购买了整整两大书柜琳琅满目的文学书籍,一有时间就看,就研究。1985年,他与别人合写了七集电视剧《铁道刑警队》,只拍了两集下马了,他又品尝了一次失败的痛苦。王仲刚可不是受不了打击的人,只要认准了就攒着劲儿非干好不可。1988年,《风流警察亡命匪》从他笔尖流了出来,寄到珠影后,居然很快被采用。这第一次成功之后便是一发而不可收。

在人们的心中,作家和警官的形象不容易重叠,但在王仲刚这个“风流警察”身上却是那么协调。为什么呢?王仲刚说:“我热爱警察这个神圣的行当,所以一直在努力做一个好警察,我热爱艺术,正是由于我对本职工作的热爱,我的艺术创作才有永不枯竭的源泉。”

他在一篇创作札记中这样写道:

您可曾知道,我的战友为了保卫旅客的生命财产和运输货物的安全,与凶犯搏斗光荣牺牲;您可曾知道,在我身边有数以千计的战友终年在铁道线上巡逻、查堵、破案,没日没夜,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至今还是‘胡子警察’……”

在中国电影史上除了解放初期的一部《铁道卫士》,铁路公安成了被忽视的文学领域。所以,王仲刚放不下他的笔,他要去展示铁路公安的事业,去讴歌那群像轨枕一样默默无闻地奉献着的战友,为他们谱写一曲曲赞歌。他笔下的警察形象为何那样逼真,也正在于此。他写的是他身边一个个活生生的他热爱的人,是他亲身经过的战斗历程。

“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奋进吧,王仲刚

原载1990年6月《中原铁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