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安文化学者王仲刚官网
WWW.WANGZHONGGANG.COM
人民公安报:铁警的“窗”与“梦” ——关于王仲刚电影剧作的对话
浏览数:125 

铁警的“窗”与“梦”

——关于王仲刚电影剧作的对话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教授 杜元明

初识王仲刚同志,是我当公安文化研究所所长时,1997年8月曾在警官大学举行“王仲刚影视剧作研讨会”。此后虽说联系不断,但却难见面。晚秋的一日,出公差从哈尔滨途经北京刚下火车的仲刚,不顾旅途疲惫来访,我们就他的电影艺术得以一谈

真挚才能创新

:我注意到一些评论文章提到你对警匪片旧模式的突破。我同意这样的观点:中国的警匪片应当有自己的特色,不能照搬西方警匪片的固有模式。但对外国电影,人家好的经验和技巧一定要拿过来。

:是的,我写列车上的警匪激战,由于空间狭小,敌我混杂,枪战打斗既难又险,惊心动魄,有看头。还有悬念问题,警匪片如果没有惊险与悬念,怎么能吸引观众呢?但光有这些还不够,因为只是借鉴,不能算是创新。要创新,一是不套用以往的创作模式,二是也不能照抄生活,要有自己对美的发现和创造。

我在这方面一直努力着。首先是审视生活而不是照搬生活,所写的不是哪一个事情或案子的翻版。其次是注意写好人物,让情节跟着人物的性格走。

杜:警匪片因其突出惊险和悬念,故其艺术构成元素以情节的紧张、动作的强烈和场面的火暴严峻为主。但“为主”并非惟一。在人物刻画上还是有发挥余地的。我觉得,你在这方面的创新主要体现在:一是真实,即真实地描绘人物现实的生存环境和生存状态。二是真情,即抒写人民警察真切丰富的感情。

:我对您说的有同感,我在《风流警察亡命匪》剧中写老刑警宗民操练了几十年而未能圆了“队长”梦,惟一的贴心朋友“一把手”牺牲了,年轻妻子秀芬又得绝症离他而去,但再苦再累还得工作着、生活着,这里展现的不正是警界不少人的生存现状吗?又如《伏虎铁鹰》写了一个被金钱美女拉下水、为匪帮卧底的派出所副所长、警察败类孟德东,第一次在电影中将公安队伍的腐败问题暴露出来;《天伦》写警察下乡解救被拐卖妇女儿童,甚至还遭受当地不少村民的围攻,等等,这些都是真实的。正因为剧作敢于真实地揭示现实生活中反犯罪斗争的尖锐复杂和破案遇到的重重阻力,人民警察不畏艰险竭诚尽忠无私奉献的精神才更加感人肺腑。再比如《天伦》写省公安厅周副处长深爱自己的亲人,但为了救出被卖孩子日夜奔忙无暇顾及妻儿而引起妻子的不满,他因此陷入忠于职守却愧对家庭的矛盾境地;再如写刑警队长老马为营救被拐儿童而遭到愚昧民众的殴打,他身上带枪,但面对群众,只能打不还手,直至悲惨牺牲。影片运用对比的描写:当一群被救儿童回到亲人怀抱之时,警察们从火车上抱回的却是战友老马的骨灰盒,人民警察为人民鞠躬尽瘁的崇高精神,可谓感天动地、撼人魂魄啊!

《天伦》广受好评,认为影片拍得真实感人,尤其是警察同行不少人看了落泪。还有《伏虎铁鹰》,反映铁警之不易、人民警察的奉献,我认为真实与真情是一体。

该片在全国放映,票房价值压倒了那时的进口大片。“梦”与“窗”:为铁警执著

:电影是什么?就其与现实的关系而言,在世界电影理论史上,以爱森斯坦和普多夫金为代表的蒙太奇学派把银幕比作“画框”;以巴赞为代表的长镜头纪实理论学派则把银幕比作“窗”,说它是供人们认识和了解社会和世界的窗口;而现代电影理论在引入弗洛依德的精神分析学和拉康的“镜像阶段”论之后,又把银幕与现实的关系比作了“镜”和“梦”,认为人们可以以银幕作镜子映照自己的幻象,或是通过银幕进入梦境,满足潜藏的种种无意识欲望。这就是说,电影对人们具有认识和激励功能,应当予以重视。我记得你在《伏虎铁鹰》的结尾写到:女记者林林在恋人、刑警铁韦牺牲后,向中队长岳程递上加入铁警的申请报告时,岳程将报告送回她手中,说:“不,你手中的笔,和我们的枪一样重要,多写写我们铁路警察吧!”可见你对文艺创作看得是多么重要。

王:这是一个情结,从警和创作在我心中具有同等分量。电影应当是一种高尚的、能净化人们心灵的艺术。我们一定要搞符合中国国情的电影,决不能一味模仿和追求大制作,特别是写警察的片子,决不能靠神功怪腿、拳头加枕头取胜。所以,我一定要努力写出中国老百姓和人民警察喜欢的高质量的作品。

杜:影坛人士常说电影是一种遗憾的艺术,意思是说影片拍成了才发现许多不足之处。能说说你对自己作品缺憾的看法吗?

王:可以。已拍的几部电影中,《伏》剧拍得粗一些;《风》剧讲究造型,但缺少对故事的驾驭、把握;《天伦》可以拍成世界级的东西,反映中国人中的愚昧:花钱买孩子怎么是犯法的?这里面可以挖掘的东西很多。可惜做的还很不够。

还有《风》剧中的宗民、《非》剧中的史作善这两位警察形象和《伏》剧中的反面人物“铁拐刘”写得较有特点,但其他人物就一般化,个别的如《风》剧中的梅蓉还有点脸谱化,写浅了。这说明写出一部佳作很不容易。

杜:你的影视创作描绘了中国铁警的美好的梦,也为人们了解他们提供了一个窗口,希望你坚持下去,多出佳作,再创辉煌。


(原载于2004年11月18日星期四《人民公安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