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安文化学者王仲刚官网
WWW.WANGZHONGGANG.COM
文化时报:警营作家王仲刚 妙笔侠情著华章
浏览数:144 

警营作家王仲刚 妙笔侠情著华章

                       □文化时报记者 田祖峰

“那年与你相遇,天上下着雪雨,从此朝朝暮暮,相伴相依,假如还有来生,我的选择还是你。”这是前段时间在郑州热播的电视连续剧《喋血大动脉》主题曲的歌词。《喋血大动脉》和其主题曲《爱你》的作者就是王仲刚。

王仲刚,河南省固始县人,大学本科文化,中共党员,原任广州铁路公安局长沙铁路公安处政委,现任郑州铁路公安局副局长。他还是铁道部公安局刑侦专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电影家协会会员、中国公安文联文学专业委员会理事、河南省文学院院士、河南省公安文联副主席、郑州铁道公安高等专科学校名誉教授。1971年,他从人民教师的岗位走上公安战线,在36 年的刑警生涯中,先后荣立个人一、二、三等功15次,2003年荣获“全国反走私先进个人”光荣称号,曾两次受到国务院和公安部领导的接见、表彰,被誉为“中国文坛上一手拿枪、一手拿笔的警营作家”。

伏虎铁鹰,困顿中的至爱亲情促我展翅高飞

王仲刚,笔名小丑子、柳成行,1954年出生于河南固始县一个农家小院,家里兄妹4人,小时家里很穷,最小的妹妹险些因饥饿而去世。父亲是乡里的一名基层干部,一生奉公守法,敬业爱岗。父亲的作风从领导到群众都是有口皆碑,他也得到了乡亲们的敬重和爱戴。王仲刚7岁那年,在乡里工作的父亲积劳成疾,以身殉职。父亲去世的消息传出,家乡的百姓们哭声一片,送葬的队伍连绵数十里。从那一刻起,王仲刚幼小的心灵中就萌生了一个信念,他发誓要做一个像父亲那样被乡亲们敬重的好人。

1971年年初,17岁的王仲刚在村小学任教。同年,国家铁道部准备在各地基层招收一部分踏实精干的农民子弟补充到铁路公安队伍,同时县政府也在招收一部分农民子弟进人政府部门,当地乡政府极力推荐了王仲刚。面对两条光明之路,“根正苗红”的王仲刚选择了进入铁路公安队伍。对于当初的这个选择,王仲刚回忆说,当年的自己年轻气盛,一直怀有干出一番大事业的远大抱负。而且当时自己总觉得外面的世界很精彩,想到外面闯一闯。所以当初面对两种选择,王仲刚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当兵”(铁路部门招警,王仲刚当时以为是让自己进入部队当兵)。他认为,这样自己就可以走出去,走出去后才能实现自己更大的梦想。在进行了一个多月的紧张培训后,王仲刚被分配到信阳火车站派出所成为了一名人民警察。

刚刚上班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家里传来了一个坏消息:最疼爱自己的奶奶病重。电报里称,病重的奶奶在神志不清之中,一直用微弱的声音呼唤着自己最疼爱的孙子的乳名“小丑子”。

归心似箭的王仲刚坐在车上,往事一幕幕闪过他的脑海:记得自己上初中以后,学校离家太远,每个星期只能周末回家一趟。双目失明的奶奶算着日子,每到周末她都早早地到村口的河堤上等,远远地她从脚步声就能判断出是不是自己的孙子回来了。牵着孙子的手回到家里,奶奶就张罗着做饭……奶奶眼睛不好,为了省钱她又拒绝医治。听说早上的露水有明目治疗的作用,王仲刚在家的时候总是早早起来去树林里折来带露水的树枝,小心翼翼地拿回家,然后小心地一片片把树叶摘下来给奶奶滴眼睛。每当这个时候,躺在床上的奶奶那种幸福劲真是无以言表。为了照顾奶奶,王仲刚一直睡在奶奶身边,这样一直持续到他去信阳工作的前一天晚上。

一进家门,王仲刚二话不说便径直冲到奶奶的草铺旁,抓住她的手,噙着眼泪对奶奶说:“奶奶,小丑子回来了!”此时,已经发不出任何声音的奶奶浑浊的眼睛里涌出了晶莹的泪水。她的嘴微张着,似乎想对王仲刚说点什么。细心的王仲刚知道奶奶想说什么,于是,他大声对奶奶说:“奶奶,小丑子会好好工作,混出人样来,不给您丢脸,您放心吧。”听完王仲刚的话,奶奶便带着安详的笑容静静地离开了人世。

奶奶过世后,王仲刚一直觉得自己愧对奶奶,他本打算拿当警察后的第一个月工资好好孝敬奶奶的,但天不遂人愿,至亲的奶奶就这样匆匆地去了。办完奶奶的丧事之后,王仲刚又要启程赶往工作单位。离家的前一天晚上,王仲刚陪在母亲身边,母子俩说了很多话,聊那些吃百家饭长大、众乡亲兑钱供他读书的往事,聊王仲刚将来的人生。就是那天晚上,母亲又说出了那句让他一生铭记的话:“孩子,就算别人对你再不好,你也要对别人好!这辈子,要好好要求自己,做个好人!”

回到单位,王仲刚把所有的精力都用在了工作上,他积极向那些老干警学习办案经验,用心摸索工作方法。王仲刚出色的工作表现受到了领导和同事们的一致赞扬,大家都喜欢这个年轻、虚心、能干的小伙子。

难忘初志,一生为人正直热情

说起铁警工作,王仲刚始终有一个坚定的信念:自己是国家的人,一切行动都代表着国家。为了头上神圣的国徽,他从不言工作中的苦和累;为了打击犯罪分子,他常常不顾自身安危。当年作为信阳火车站派出所的一名民警,他每天的工作就是接送旅客、迎送列车,在货车上爬上爬下,在铁道旁的草丛里埋伏守候,虽然日复一日地的重复有点枯燥乏味,但王仲刚却干得一丝不苟。

令王仲刚最难忘的是他执行任务时第一次向犯罪分子开枪的经历:那是1972年一个漆黑的夜晚,王仲刚埋伏在河南信阳火车站铁道旁的草丛里执行一次蹲守任务。一列货车轰鸣而至,刺眼的列车灯光由远而近,照得铁轨发出晃眼青光。火车停在了正趴在铁道旁的王仲刚面前。突然,一条黑影从他身旁不远处窜出奔向货车车厢。只见那黑影熟练地拧断铁丝铅封,打开车门,掀下两箱货物,然后跳下车扛起货物就走。已在铁道旁连续守候了三个夜晚的王仲刚一跃而起,手握短枪大喝一声:“站住!”盗贼听见喊声后,扔下箱子拔腿就向站外跑,王仲刚见状紧追不舍。眼看盗贼就要跑没了影,王仲刚大喊一声:“站住,再不站住就开枪了!”王仲刚朝天放了一枪,贼没停下;他又朝天放了一枪,贼仍不停,继续向前跑去;第三枪,王仲刚把枪口瞄准了贼的脚后跟,枪响了,子弹正中贼的右脚脚后跟,贼“扑通”一声倒地……

从穿上警服的那一刻起,要做父亲那样被乡亲们敬重的人的想法牢牢铭刻在王仲刚的心中。他常常叮嘱自己:要做最好的!在36年的刑警生涯中,他从信阳火车站派出所的一名民警,到信阳铁路公安分局刑警队的一名侦查员,再成长为郑州铁路公安局刑侦处处长,到郑州铁路公安局副局长,多年来他一直努力着去做最好的。

作为一名铁警指战员,王仲刚最辉煌的时刻是破获1989年的“5·10”专案。每每回忆起这段历史,王仲刚都说那段时间是他警察生涯中最大的骄傲,恐怕这一生都难再有超过这个顶峰的成就。“5.10”专案是他从警的大手笔之一,也是他辉煌人生的始点:1989年前后,中国的铁道线上刮起了一股“东北旋风”,大批“东北虎”南下流窜作案,丧心病狂地盗抢旅客财物、残害旅客,甚至绑架伤害乘警。一时间,“火车好坐,郑州难过”的传言流遍大江南北。一些群众纷纷上书中央领导及有关新闻单位,要求严惩这伙犯罪嫌疑人,保障旅客生命财产安全。公安部、铁道部专门召开会议,研究采取对策,决定成立联合专案组。在此危难时刻,王仲刚出任郑州“5·10”专案组的前线总指挥,带领来自哈尔滨、北京、济南、广州、兰州、成都、郑州等7个铁路局的37名精干侦查员组成的专案组,展开了长达一年多的侦查活动,足迹遍及20多个省、市、自治区,与这帮危害铁路及人民安全的歹徒们展开了一场斗智斗勇的较量。当时,他们克服没有办案经费、缺少交通工具、难觅侦查线索的困难,王仲刚与专案组的同志一起排除万难,南征北战一年多,终于圆满完成党和国家交给他们的艰巨任务。70 余名流窜犯罪嫌疑人被先后抓获,盗窃抢劫大案112起被一一侦破,一批罪有应得的犯罪分子受到了法律的严惩。国人为之振奋,中原铁路治安再次保持持续稳定,人民群众坐火车有了安全感。“5·10”专案的成功侦破,一时成为人们议论的热点。当时江泽民总书记欣然提笔:“此案被破获,大快人心… … ”乔石同志批示:“此案破得好,应予奖励。”对此案批示的中央及各部委领导多达11 位。专案组荣立公安部集体一等功,王仲刚荣立个人一等功。事后,王仲刚被公安部和铁道部公安局誉为“打击流窜犯罪专家”,多次在各地作专题巡回讲座,他摸索出来的“5·10”经验”被作为“5·10”模式向全国推广。

王仲刚现任郑州铁路局主管刑侦的副局长,他的大部分时间是从事刑侦工作。36年的从警经验,使他摸索和积累了大量的工作经验。36年来,他在自己的岗位上屡建奇功,但他并不自满,也不骄傲,在他办公室的书架上堆满了刑侦方面的专家著作,他一直都未停止前进的脚步。面对成绩,他总是很平静和谦虚地评价自己:“我是一名优秀的人民警察,但作为一个指战员,我不敢说我最优秀。”

创作艰辛,虽苦犹甜,半缘修道半缘君

1977年年底,王仲刚开始业余写作。王仲刚最初拿起笔进行文学创作缘于对一个故事的感触:在“文化大革命”期间,很多公安干警都被打成了叛徒、特务、卖国贼。天津市公安局有一个侦查科长叫李良,他是民族英雄林则徐的后代。当时他被中国政府作为保卫国家安全人员秘密派往国外,在国外待了十几年,连家人都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在干什么。“文化大革命”时期,李良被揪了出来,造反派说他是卖国贼并把他关进了监狱。造反派对他进行严刑逼供,要他说出那十几年究竟去了哪里、都干了些什么。李良为了保守国家秘密和维护国家安全,口若胶封,拒不答复。李良被关了一年零22天,在狱中受尽折磨和凌辱,他甚至挖取墙上的泥土来填肚充饥,最后牺牲在造反派的手中。四人帮被粉碎以后,党和国家拨乱反正,为那些无辜遭害的人洗刷了冤名。这时,李良的事情才得以告白人世,后来全国各大媒体纷纷发表纪念李良的文章。王仲刚看到这些文章非常感动,他觉得李良是公安中的英雄,自己应该向李良学习。感动之余,非常喜欢电影的王仲刚斗胆拿起了笔,想创作一部电影,把李良的事迹搬上荧屏,来歌颂公安战线上的英雄,来歌颂公安群体中那些奋斗的无名前辈们,也用来激励自己作为一名公安的斗志,他把这部电影的名字定为《387个日日夜夜》。王仲刚非常喜欢电影,从微薄的工资中拿出钱去看电影,搜集有关电影方面的书籍。当他试着去写电影的时候却发现创作并非自己想象中的那样容易,《387个日日夜夜》写到五分之二的时候就写不下去了,王仲刚感觉到了自己的功力还不够。于是,王仲刚开始了自己长期自学的过程,他拿出一部分工资去购买电影创作书籍和影视方面的文学书籍,钻进电影院里看电影,阅读中外名著,努力提高自己对电影的感悟能力。那段时间,王仲刚不吃饭可以熬过去,但是他不买书不看书就坐卧不安,这些年来收集收藏的书籍都可以开一个小型图书馆了。1981年,他参加中国逻辑与语言函授大学获得了结业证书,恢复高考的第一年考上了郑州大学法律系。

王仲刚初始创作的时候,当时写警察题材的电影很少,写铁路警察的更少,只有解放初期时的一部叫《铁道卫士》的电影,但是那时的中国铁路警察还是军人,不是现代意义上的铁路警察,是现代铁路警察的前身,影片主要是讲铁道卫士反特,类似的电视剧几乎没有。所以,王仲刚去写铁路警察的探索一不小心开启了警坛影视文化的初航。他创作的《风流警察亡命匪》是我国现代警坛影视文化的鼻祖之作。当代中国国内描述铁路警察的影视作品大部分也是出自王仲刚之手,他用立在荧幕和屏幕上的一个又一个人物形象,塑造了中国铁路警察的画廊。创作的艰辛不仅仅来自体力和精力上的苦和累,更多的是来自外界的精神压力。自己的剧本被拍成了电影,对他来说这是一个不小的成功。《风流警察亡命匪》上映之时,他以为他可以赢来亲朋好友的祝贺,但没想到他得到的却是冷嘲热讽:“王仲刚那点儿水平,写写公文还勉强凑合,写电影… … ”“不好好工作,搞哪门子电影,简直是不务正业!”“哼… … 还不是想出名… … ”当时领导推荐他做“5·10”案子的前线总指挥,案子正是举步维艰之时。“5·10”带给他的使命、压力和电影带给他的冷嘲、猜忌让王仲刚度过了难忘的自己处女作诞生的1989年。冷嘲和猜忌没有浇熄王仲刚写作的热情,初战告捷更加激起了他创作的欲望。闲暇之余,王仲刚更加满怀激情地拿起了手中的笔,经典作品再次一个个诞生。王仲刚很忙,无数个奖杯、奖状、奖章足以证明他工作的繁忙和务实,但他和普通人一样也有下班、节假日的时间。当别人在推杯换盏的时候,王仲刚却躲在家里在写作的沃土上耕耘。有人觉得他另类,觉得他不务正业,看不惯;有些人看到王仲刚名利双收,尤其看到他拿到的丰厚稿费时,不免有些眼红,诋毁之言时而流出。面对这些,王仲刚很坦然:自己的收获是劳动所得,无愧;自己的路走得坦荡光明,无畏。

创作是苦累的,但是当他沉浸在笔下故事情节和人物的命运之中时,他忘记了自我。尤其是当自己的文字作品被转换成电影院、电视台里的形象作品或被出版社出版的时候,那种愉悦是一种说不出的快乐。所以,王仲刚不论遇到什么样的磨难,受到什么样的指责和非难,他都不会去在意。

30余年的刀光剑影,汇集了他作为一个警营作家的创作源泉,警察生活是他创作的沃土。30年来,他担任编剧的电影有5 部、电视剧有数10部(集);出过4 部长篇小说以及散文、报告文学等作品,共计300多万字;获得过最佳编剧奖、全国和河南省“五个一工程奖”、电视剧“飞天奖”等。

为警执著,不忘闲余笔耕不辍

在文学创作的路上,让王仲刚刻骨铭心的是他第一部作品被拍成电影的那一刻,准确地说是1989年5月25日。

在他35岁的人生历程中,应该是一个重要的转折点,是他生命的一抹亮色。他苦恋、苦苦追寻了很多年的梦终于圆了—— 他创作的电影《风流警察亡命匪》被珠江电影制片厂拍摄成电影,这可是他的处女作呀!这部影片当时正在郑州上映,他每天上班,都要路过一家大型的影剧院,影片的大幅剧照贴满了影院的四壁,呼呼拉拉闪耀着他的眼睛。他多想带着妻子孩子,一家人坐在电影院里,看着自己编的电影,那将是怎样的一种享受!是单纯地享受吗?不,还有酸、咸、苦……反正决不是喜悦、幸福……几个形容词能够表达得清楚的。像孕妇十月怀胎,一朝分娩……但是他不能,他没有时间,也没有这个心思去看自己的电影了。“5·10”专案正在紧锣密鼓地进行着,同事们都在玩命工作,他这个总指挥岂能脱岗?

谈起创作,王仲刚的话语中感慨远远多于成功的喜悦。在创作最旺盛的时候,让王仲刚最痛苦的当是他作为一个警察、一个铁路刑警的基层指挥员没有用于创作的可以自由支配的时间,这其中也包括了业余时间。有一年,好不容易获准得到春节期间的半个月休假,王仲刚回到了老家河南省固始县。除了除夕团圆饭之外,他的其他时间都是在闭门奋笔疾书,假期结束了,电影剧本《鸡公山疑案》和《金山情仇》也诞生了。

1992年,经过9个昼夜的苦战,王仲刚拿出了剧本《铁鹰战车匪》,珠江电影制片厂在拍摄时将片名改成了《伏虎铁鹰》。王仲刚在谈到创作这部剧本时坦言:“我不是作家,我在创作剧本时,首先想到的就是我是一个警察。我试图通过电影文学形式来展示警察作为普通人的艰难生活状态。这就是我创作这部影片的初衷。”剧本中揉进了王仲刚从警20余年的亲身感受,通过铁路刑警队长岳程与车匪路霸团伙作斗争的故事,刻画出警察作为普通人的酸甜苦辣。

1993年是王仲刚创作的丰收年,他创作的6集电视连续剧《紧急追捕》由中央电视台播出后,引起观众强烈反响。这是一部以“5·10”专案为素材创作的电视剧。案件结束后,王仲刚面对厚厚的卷宗掩卷沉思,那些与来自全国7个铁路局的37名战友并肩作战的日子又回荡在脑海。战友带病工作、为追捕犯罪嫌疑人从几米高的屋顶上跳下、在刀尖和枪口下奋勇夺刀夺枪制服歹徒,这些撞击着他心灵让他感动的东西促使他拿起笔重录了这段历史。这部电视剧获得了第15届飞天奖中篇电视剧二等奖、公安部金盾文化工程影视奖二等奖。一手拿笔、一手拿枪的王仲刚取得了工作、创作的双丰收。

1997年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与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公安文化研究所共同举办的“王仲刚剧作研讨会”上,时任公安部政治部宣传局局长的武和平将他的创作概括为“王仲刚现象”:“警察写警察,也许正是王仲刚成功的奥秘。他的生活本身就是电影,他本身既是编剧,又是演员。”

1994年春节,王仲刚因过度劳累导致嗓子失音而不得不住进了医院。嗓子有病并没有影响他的思维,拔下吊针他就拿起了笔,住院20多天便写出了《天伦》的初稿。《天伦》最后一个字落笔的时候,恰恰是黎明时分。经过一整夜的煎熬,苦和累压抑得他几近崩溃,他真想把笔从窗口扔出去。低头看看自己的手稿,成就感油然而生,如释重负的他趴在书桌上悄然睡去。

1995年11月15日,由著名影星郭凯敏执导并主演的《天伦》在郑州举行开机仪式。在开机仪式上,王仲刚、郭凯敏等人把开机仪式的策划变成了被救儿童的寻亲仪式。当时会场挂出了大幅标语:“爸爸妈妈你在哪里?爷爷奶奶我好想你们!”十几名被解救的儿童一一出现在开机仪式上,顿时掀起了一个为被解救儿童寻亲的高潮,引起各界人士的热心关注。深知公安机关经费困难的王仲刚怀着对被拐儿童的拳拳之心,当场将自己创作此剧的5000元稿费全部捐出,用于补充打拐经费和抚养尚寄养在别人家的孩子们。他的独生儿子王俊翔也把自己积攒的230元的压岁钱全部捐献给了打拐事业。

前段时间在郑州热播的28 集电视连续剧《喋血大动脉》是王仲刚2000年创作并拍摄的,这也是王仲刚惟一一部脱产创作的作品。这部电视剧写了14个故事,主要讲述一个铁路刑警队同各种罪犯斗智斗勇,保卫旅客安全和铁路畅通的故事。那时,中国电影家协会森威影视公司想拍一部铁路警察题材的长篇电视剧,他们找到了王仲刚。王仲刚策划搞一个系列剧的创意得到了他们的大力赞同,一拍即合,剧组通过铁道部给王仲刚请了创作假。一部60万字的作品王仲刚仅用两个月零八天的时间就写了出来,是奇迹,却不失为一部贴近铁路警察实际生活的经典之作。

王仲刚以他的智慧创造了一个又一个破案奇迹,同时他也以他的成就走上了公安文坛,在影视创作上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绩。警察和作家,都是他的深爱。虽然他热爱文学创作,但在王仲刚内心深处,公安事业才是他的最爱,《爱你》歌词的阐述就是他与警服不解情缘的真实写照。王仲刚目前最大的心愿就是在公安这个战线上再做几年老黄牛,再为铁路警察事业贡献一把自己的力量和智慧。等他退休了,他想安安稳稳地坐下来,做一名真正的作家,争取在公安文学上再造一些好的作品出来。

(原载2006年6月22日《文化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