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安文化学者王仲刚官网
WWW.WANGZHONGGANG.COM
郑州工人报:《天伦》拍摄花絮     记者路六居
浏览数:160 

《天伦》拍摄花絮

                                 □郑州工人报  路六居

彩色电影故事片《天伦》1995年11月10日至12月20日在河南省郑州市和新乡市、卫辉市等地拍摄完成的。在此期间,笔者亲随剧组耳闻目睹了一些动人、有趣的花絮,现以飧《天伦》的观众。

别开生面的开机式

“爸爸妈妈你们在哪里?爷爷奶奶我好想你们!”这是《天伦》在郑州举行开机仪式上打出的横幅,令人看了很感好奇,就想知道个究竟,待往主席台上一瞧,只见10名儿童穿着一新,整齐地排成一队,用怯怯的眼光偷看着台下的与会者,更让人摸不着了头脑。

原来《天伦》是一部反映我公安机关打击拐卖儿童犯罪的影片,该片编剧王仲刚、导演郭凯敏为了让被拐卖的儿童早日回到他们温暖的家,有意将10名被拐卖的儿童接到郑州,与社会各界人士特别是新闻界朋友见面,并将在影片的结尾把这些孩子的镜头配以字幕打上去,以期为他们寻到亲人。

这些被拐卖的儿童最大的约9岁,最小的仅3岁左右,大都被卖到新乡、安阳等地,生活得很不好。为此,在开机仪式上,又出现了一幅感人的画面:郭凯敏代表他麾下的海南兆凯影业发展有限公司全体员工捐赠人民币两万元,《天伦》编剧、郑州铁路公安局刑侦处处长王仲刚把他用心血挣来的5000元稿费捐赠了出来,他的夫人陈新华代表正上学的儿子王阳也捐赠出自己的那只肥大头大耳的陶制猪存钱罐,里面的零钱也有二、三百元……最后,共捐赠钱物近四万元,经公证处公证后交给河南省公安厅,这些钱将用于解救和抚养被拐卖的儿童。

不愧为“影视村”

在绵延起伏、巍峨挺拔的太行山下,有一座全是用石头筑成房屋、铺做路面的村子——郭亮村。近年来,随着我国影视创作的飞速发展,郭亮村因它那古朴的村貌、纯朴的民风成为影视拍摄的一个重要外景地,村民们也因屡做群众演员而演技越来越成熟。所以,当《天伦》摄制组入住郭亮村时,村民们表示出了极大的热情,做群众演员自然又是得心应手。《天伦》中有一场戏,刑警老马在营救被拐卖儿童龙龙时,被不明真相的群众当做“土匪”乱棒打死,按剧情要求,当公安处长周振远(郭凯敏饰)一边流着眼泪,一边向群众讲述公安干警解救被拐卖儿童的艰辛时,群众被感动得涕泗滂沱。郭凯敏当时真担心这感人的一幕拍不好,哪知郭亭村的村民们每拍一次,眼泪竟都能滚滚而下,拍了三次,都拍得很感动。郭凯敏不禁伸出大拇指,说了一句:“不愧是影视村。”

“风水”问题

《天伦》中有一个情节,讲这的是一对夫妇因近亲结婚都是傻子,被村人称为“二傻”,他们生的孩子成不了,就花钱买孩子,收买的3岁儿童龙龙生病时,不请医生,请来“大仙”,为龙龙做法事。大仙在二傻家院子里摆出扎好的八仙装神弄鬼一番后,用酒精从嘴中喷火,要把妖怪烧死,结果因山里的风太大,大仙喷火时点燃了八仙,燃得满头满脸的火,抱头逃窜。

在选场景时,摄制组相中了一姓王的村民家。王家人听说要在他家拍摄“跳大绳”,简直是一百个不愿意,要说原因,就是著名导演谢晋拍摄《清凉寺钟声》时留下的后遣症。原来《清凉寺钟声》影片中有一场出殡的戏,谢晋导演当时也是一眼就看上了王家的门楼,王家觉得晦气,就没有让拍;说来无巧不成书,谢晋导演在选坟地时又看中了王家的坟地,经过交涉,王家在接受了近万元场地费后,同意拍摄坟地这场戏。殊不料一年后,王家连续死了三个人,而且死得都不是寿终正寝,其中王家70多岁的老人从新乡乘车返家时,不幸车翻人亡;王家61岁的老人身板挺硬朗却暴病而死;王家的儿媳妇回内蒙包头娘家时竟无缘无故地杀了个人而被判了死刑。王家人由此得出结论,拍坟地那场戏冲了他家的地气,因而这次死活不让《天伦》剧组在他家拍戏。后来经过村干部和摄制组的编剧、导演、制片、剧务人员一齐上,反复耐心讲解剧情,王家人才好不容易勉强同意。这一场戏还拍得真热闹,围观的群众达数百人。

久违了,郭凯敏

十几年前,郭凯敏这位上海电影制片厂的年演员,曾在影幕上占尽了风流。他因主演的电影《庐山恋》、《小街》等,曾经倾倒了无数观众。后来,他在北京电影学院明星班进修两年,便从此熄影,干当起了电视剧的导演,直到在南阳拍摄电影连续剧《采油女》时,他才又在河南父老乡亲面前露峥嵘。而这时的郭凯敏,已经是人在中年,再也没有了当年英俊小生的稚嫩,更多的是成熟、干练。他现任海南兆凯影业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制片人兼导演。《天伦》是他重出江湖的第一部电影。为了能做好导演、主演,郭凯敏把家都搬到了郑州,妻子刘晓春与他一起演戏,他的老母则为他们照看一岁多的儿子。两个月以前便开始长跑,加强运动量,以继续保持体形健美。

谈到做总经理的感觉,郭凯敏是这样说的:“闯海南当老板,我并不是为了钱,而是为了更好地体验人生,积累自己。干电影才是我一生的、永恒的追求。”

“腕儿”助《天伦》

著名演员黄素影演了一辈“妈妈”,这次在《天伦》里仍是扮演一位母亲,一位一头撞死在犯罪儿子面前的曲母。要说她也真够较真的了,一场戏下来,她对编剧王仲刚说:“在与‘儿子’配戏时,我内心震动得很厉害,觉得我不能死,我可以不再认这个儿子,但他毕竟我身上掉下的肉,再说,家里还有生病的老伴,还有身怀六甲的儿媳妇,如果我死了,老伴怎么办?儿媳和即将出生的孙子怎么办?要我是曲母,我可能就不会死……”编导接受了她的这个建议,没有让“母亲”撞死,而是在儿子撕裂人心的叫声中慢慢倒下。这位1939年入党,曾与田汉等人同台演出的老革命、老艺术家演得真真切切,十分感人。

著名演员韩影因主演《渴望》中的刘大妈,而成为中国老百姓家喻户晓的人物,这次听说拍《天伦》亲然辞掉其他片约来到《天伦》摄制组。在一次拍摄中,导演郭凯敏要求演职人员不能抽烟,正叼着烟卷的韩影立马把烟掐了。郭凯敏看见了,连忙说:“你可以除外。”而韩影则连连摇了摇头。

丁嘉丽一下飞机,就投入了紧张的拍摄工作中,而且演得十分投入。在演母子团聚那场戏时,声泪俱下,按照导演的要求,说停则停,说哭就哭,令围观的数百名旅客和群众演员叫绝,不少人随她一起进入剧情,热泪盈眶,泣不成声。记者问她为何如此“卖力”,她说:“我很少接片子,我觉得《天伦》中一部好作品,有戏!”

《天伦》以外的天伦

《天伦》就是为了铸造天伦之乐。

《天伦》电影的开拍为新闻媒界不断宣传,10位被拐卖儿童的照片及遭遇也越来越多地为人们所熟知。于是,热线电话不断从四面八方打到《天伦》剧组,打到河南省公安厅打拐办,打到编剧王仲刚的办公室,数百名寻子心切的父母家人前来河南寻找丢失的“亲骨肉”。拍摄期间,就有3名被拐卖的儿童被他们的亲人所认领。据警方透露,10名被拐卖的儿童中的8名,是从四川被拐卖到河南获

嘉县的。四川省委书记谢世杰获悉此事,亲自批示“一定要把孩子带回四川”。

12月20日晚10时30分,在郑州机场,透过一架摄影机的镜头,只见6名天真纯洁的儿童在四川省公安厅、省妇联、四川日报记者等人的牵扶下,欢蹦着登上了舷梯。在舱门口,他们不约而同在回头低望,眼中又分明噙着一汪泪水,向摄影机周围的人们挥手告别……22时40分,郑州至成都的6414次航班载着6名儿童及其他乘客腾空飞去。

这是《天伦》在郑州的最后一场戏。然而,这又是一幅真实的画面。6名被拐卖的儿童虽说尚无亲人认领,但毕竟回到了生养育他们的故乡——四川,回到了党和政府的怀抱。

随着影片的公映,大规模的寻亲活动将在全国范围内展开。我们期待着,更多的亲人团聚,更多的人们重享天伦。

1995年12月2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