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安文化学者王仲刚官网
WWW.WANGZHONGGANG.COM
一手玩枪 一手玩笔 ——记《伏虎铁鹰》编剧王仲刚 □周建光
浏览数:117 


一手玩枪 一手玩笔

                                  ——记《伏虎铁鹰》编剧王仲刚

周建光

珠影拍摄的警匪片《伏虎铁鹰》在广州首映时引起轰动,并被广东省委宣传部推荐为参加中宣部“五个一工程”评选的作品。

当有人向编剧王仲刚表示祝贺,探询这位河南省作协会员的创作体会时,他却说:“我不是作家,我只是个警察……”

车匪路霸的克星

王仲刚现为郑州铁路公安局刑侦处处长。30多年的刑警生涯,他已记不清侦破了多少案件,抓捕了多少罪犯。然而,他的对手们却知道他,按他们的话来说,是“郑州火车不能上!”

1989年,一伙作恶多端、号称“南下一袭击队”的东北籍流窜犯,在京广、陇海线的列车上大肆盗抢财物,杀伤旅客、乘警,还抢走枪支弹药。王仲刚奉命参加代号为“510”的特别专案组并出任前线指挥。他率领来自全国七个铁路公安局的30多位优秀侦察员,历经10个月的艰苦奋战,挖掉犯罪团伙8个,抓获“东北虎”70多名,追回赃款赃物折合人民币30多万元,全国为之振奋。江泽民总书记对此批示道:“此案被破获,大快人心。”专案组荣立集体一等功,王仲刚荣立个人一等功。

自学成才的标兵

王仲刚的家在河南省固始县大店村,7岁时,父亲以身殉职在水利工地,他母亲拉扯着他、姐姐和弟弟妹妹,扶持着瞎奶奶,日子过得很艰苦。

小小的王仲刚立志要做父亲那样的人——一个真正的人民公仆。他刻苦学习,19岁时,进了公安队伍。

自从12岁那年看第一场电影之后,王仲刚便对电影着了迷。当了警察,更想通过电影文学的形式来展示警察的工作和作为普通人的艰难生存状态。他开始写作,报纸上逐渐地有了一些属于他的“豆腐块”。

为了加强自己的文化修养,他上了中国逻辑与语言函授大学、民盟夜大法律班、郑州大学法律系夜大,并取得法律系大专学历。

1987年,他写的《刑警与车匪》电影剧本,被珠影厂拍成《风流警察亡命匪》,影片发行全国,继而又被美国、澳大利亚、香港等五六个国家和地区买下放映权。

1989年,他创作的《鸡公山疑案》又被中国电视艺术家协会录制部拍成电视剧。

次年,郑州铁路局授予王仲刚“自学成才”一等奖。

展示警察艰难的生存环境

刑警们常说:“最困难的不是破案牺牲,而是不被人理解。”

有些人心目中的警察似乎往往与粗暴、没文化、缺教养甚至刁难百姓划等号。

“一些影片往往把警察作为活道具来赚取票房价值,而我要把警察作为一个普通人,来展示他们的喜怒哀乐和艰难的生存环境。”这便是王仲刚写《伏虎铁鹰》的初衷。

《伏虎铁鹰》原名是《铁警战车匪》,其中的人物和故事均源于王仲刚的亲身经历,甚至可以看到他的影子。

《伏虎铁鹰》之后,王仲刚屡有佳作问世。10集电视连续剧《大动脉告急》由中央电视台影视部和北京电影学院联合摄制,何群执导,现已完成外景的拍摄;上下集电视剧《金山情仇》由福建台拍摄,吕小刚执导,初夏将开机;以郑州火车站拐卖儿童案为中心内容的一部新剧正在酝酿之中,他说:该剧将寻找新视角,给人一点新思考。

除剧本外,王仲刚近年来还发表了十几篇小说、散文和报告文学。这些作品几乎没有例外,还是警察的故事。

王仲刚一手玩枪,一手玩笔,而且越玩越潇洒了。将来的发展不问便知,肯定还是那句话,“我不是作家,但我是个警察,今后我还会再写警察。”

(原载于1994年3月17日《羊城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