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安文化学者王仲刚官网
WWW.WANGZHONGGANG.COM
我的选择还是你
来源:王仲刚官网作者:走进王仲刚的心灵散文世界。。。。。。浏览数:934 
文章附图

       我的选择还是你

              

作者:王仲刚  

发布时间:2003-04-03 10:46:32


  “那年与你相遇,天上下着雪雨。从此朝朝暮暮,相伴相依。危难时有你,孤独时有你。无论有多少磨难,我还是那么痴迷。假如还有来生,我的选择还是你 。”真奇怪,当我在北京街头拦停一辆出租车时,司机正在收听的,竟是自己当年为一部电视剧创作的插曲《爱你》。应该感谢张千一优美的旋律,感谢冯瑞丽如泣如诉的演唱,身在异乡的我,一下子仿佛又回到了30年前那个风雪交加之夜。

  漫天的大雪像银子撒满了大地,像鹅毛披上我的全身,像一粒粒的白砂糖钻进我的喉头。啊,我爱这银妆素裹的白茫茫大地,我爱压弯枝头的那一簇簇雪团,我爱那一串串闯入雪夜的钢铁长龙。老所长的背影在雪夜的那头已经变为一个蠕动的黑点,我还在凝望着远处的货物列车尾部守车上那一盏晃动的灯光。那灯光仿佛是一团圣火,在我心中升腾,燃烧我的全身。从今天开始,我和我的战友们每天将护卫着这50多列客货列车南来北往,把全国7亿人民每天所需要的柴米油盐、各行各业所必需的物资、抗美援越战场的急需品送到目的地,送到前线。昨天,我还站在三尺讲台上,为我们小镇上那些农家子弟讲授知识,今天,我已身着戎装站在这钢铁运输线上,开始了我职业警察的生涯。上绿下蓝的警服,头戴国徽,肩扛国旗,这革命先烈用鲜血染成的国旗,瞬间变成了火焰燃烧着我的全身……“小王!”老所长的呼唤声,让我从火焰中苏醒,我大声地回答:“我在这儿呢!”那时我才17岁。


  没想到一干就是30年,一晃30年过去了,现在我才懂得了那位伟人说的“弹指一挥”间的真正含义。30年呵,漫长而遥远,多少幸福多少苦,多少欢乐多少愁;30年呵,刀光剑影,腥风血雨……


  30年的警察生涯给了我什么呢?是成功后的喜悦?是那一排排的军功章?


  是的,那是无数次痛苦的煎熬、拼搏,同邪恶斗智斗勇后的喜悦。然而当我每一次面对新的罪恶、享受新的成功后的喜悦的时候,闪现在我面前的却始终是那一对母女的身影,那两双泪眼。


  记得那是1972年一个阳光灿烂的夏日,戴着值勤民警袖章的我在信阳火车站公安值勤室里,逗一个襁褓中的小女孩玩,这是一个军人的后代,她的妈妈带着她准备前往边关探望她的父亲。然而就在进站口,她妈妈的钱包被小偷偷了。就在我的眼皮底下,我却没有发现。刚当警察不到一年的我,分不清好人坏人、认不出哪个是小偷而酿成了这母女的大祸。没有了路费,母女俩死去活来。我本想接济她们,可是出身贫寒的我一个月只有21块钱的工资……转眼,那少妇就不见了,我丢下孩子急速地在站台上的人流中寻找。进站的火车呼啸着扑面而来,眼看那少妇迎着火车就要一头撞去,我冲上去一下子抱住了她。当警察的保卫不了人民的安全,这是我作为警察最感到无地自容的一件事,也是让我发誓做一个好警察的起点!因为在此以前,我只是想穿着军装(警服)神气,小手枪挎在腰间,威风凛凛。这时,我才感觉当警察不是好玩的,我第一次感觉到当警察,不,是当民警,更准确地说是当人民警察的责任。


  此后,我和我的战友们浴血奋战,先后擒获横行万里铁道线的“东北虎”、“西北狼”等,受到了江泽民、乔石等中央领导的表扬,我本人也先后13次荣立一、二、三等战功;我担任编剧的电影电视剧《风流警察亡命匪》、《新铁道卫士》等成功上映;一时间,我成了新闻媒体的热点,成了华夏出版社出版的长篇纪实文学《功勋》一书的主人公,成了中央电视台《东方之子》栏目选定的对象……但从此,我也就成了“倒霉大叔”。

  虽然倒霉,但我自己评价自己却是个好警察,挺好的警察;是个好人,非常好的人;是个非常非常、十分十分、特别特别敬业的人。作为刑事侦查处的处长,我侦破、参与侦破、组织侦破的案件怎么说也有几百起,杀人的、碎尸的、抢劫的、盗枪抢枪的、强奸的、爆炸的、盗窃的等等等等。只要有了工作,有了案件,我就会进入忘我的境界。我忘不了那一次由于连续几天没合眼,晕倒在办公室的地板上,拔下吊针又继续工作的情景。我更忘不了,我先后4次面对枪口和尖刀冲在前面,虽然我知道作为一个指挥员,完全可以把手一挥:“上!”但是我没有那样做。


  记得1998年夏季的一天,我们侦查获悉一伙20多名利用健力宝、假美元抢劫诈骗的车匪路霸住进了河北邢台市一家宾馆。我和一位局领导率员深夜赶到,事先联系好的当地公安、武警100多人已经集结待命。我带了几个武警冲进第一个房间,床上两个车匪光着腚就被我们抓获了。当时,那些小战士一听抓人很兴奋,冲进房间时,在我身后把枪栓拉得“哗啦哗啦”乱响,后来我才想到,要是哪个战士不小心走了火,我可就完了。

  我感谢上帝的恩赐,让我阴差阳错当上了警察,而且是刑警,而且是个普通的刑警队长。没有30多年刑警生涯和在基层的摸爬滚打,就没有作为我自己认为一个成熟作家的经历。苏联作家康·帕乌托夫斯基曾经说过:“一个作家的黄金储备就是他对生活的思考和观察的储备,换句话说,就是他的经历”。故“每个作家都应该有一段有趣的经历。”许多作家的成功经验证明:一个优秀的作家必须具备丰富的外部经历和内心经历。我敢说,30年的刑警生涯是我永远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源泉。因此,有些作家千方百计创造经历,而我却不用,我已经非常富有。

  还是回到本文的开头,回到《爱你》,“无论有多少磨难,我还是那么痴迷。假如还有来生,我的选择还是你。”警察,这个让我舍生忘死为之浴血奋战的行当;作家,这个令我梦牵魂绕的字眼,来生,我会不会选择你?说实话,我也说不清,因为,我不知道会不会还有来生……


  来源:河南法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