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安文化学者王仲刚官网
WWW.WANGZHONGGANG.COM
小站民警
浏览数:113 

影视文学故事

小站民警

                     王仲刚

  起伏连绵的山区深处,有一个只有几间房子的火车站,叫石洼车站。

深夜,几盏昏暗的灯光洒在懒洋洋的轨枕上,两个人影顺着铁道走来,一个是负责统管包括这个小站在内治安的车站派出所所长,另一个是新派来的驻站民警罗小华。

  所长告诉小罗,石洼站虽然很小,但情况却很复杂,经常发生掀盗货物的案件。正说着,一列货车轰鸣而来,所长急忙拉着小罗躲在道旁的树丛里。

  不一会儿,货车慢慢停了下来,有两条黑影从远处的山凹里蹿出来,扒上货车盗窃两台彩电,被所长和小罗当场抓获。

  他们把两个犯罪分子带到驻站公安室审讯。

  二犯拒不供认,口口声声说是从路基上捡到的,也不供认是哪里人。

这时,站长走进来,一眼认出这两个家伙是附近村庄的两个小偷。一个叫石头,一个叫石滚,是堂兄弟关系。

  二犯求站长帮忙。

  站长说:你们要老实交代,我能跟所长说从宽处理。

  二犯这才低头认罪。站长把所长叫到一边,建议加强小站的治安管理。

所长告诉他:这个小罗刚从警校毕业,很能干,专门派到石洼站来。由于所里干警少,还不能保证一站一警,铁路局对石洼车站的治安很重视,已经决定派一个班的治安联防队员,这两天就到岗。

  夕阳西下,把小站照得如同抹上了一层金子。每天只停靠一趟客车的小站,这时显得格外热闹。

  下车旅客中走来一位美貌的年轻女子。

  正在维持秩序的罗小华看见了她,略显一怔:“你怎么来了?”舒小娟说:“给你一个惊喜,偏偏不告诉你,怎么?不欢迎?”小罗说:“这地方小得很,晚上连住的地方都没有。”

  送走了客车,二人回到公安室。舒小娟一看这么简陋的条件,埋怨罗小华不该要求到这小山沟里来。罗小华说:“大城市呆惯了,到这山沟里工作也挺新鲜,我跟领导已经说过了,在这里呆上一年就调回去。”舒小娟说:“不行,最多只能呆半年,爸爸把我们结婚的东西都准备好了,明年五一就结婚”。

  当晚,罗小华把小娟安排住在公安室里,自己带着几个新来的联防队员一直在股道里巡逻守候。夜里,甩下来三辆装载百货的盖车,在站上保留,他们就在雪地里整整守了一夜。

  通过的货车上,偶尔见荷枪实弹的武装押运民警的身影。

舒小娟一直等着罗小华,辗转难眠,她很生小罗的气,一大早不辞而别。

小罗到处寻找小舒未见,却跑到站长室,遇到了一个因丢失大批货物而神经失常的人,正在跟站长大吵大闹。

  原来,这个人叫李大腕,是山东某县的个体户,专门做家电生意。不久前,他在银行贷了600万元,买了一车皮电视机,准备回去发个大财,谁知途中发生被盗,犯罪分子在车上作案时点火抽烟,引起火灾,600万元毁于一旦。按铁路规章规定,由于没办理货物保险或保价运输,铁路只赔偿300万元,李大腕从此精神失常。这个盗窃后又引起火灾的罪犯是谁呢?

  小罗带着联防队员冯长安,到看守所审问抓获的那两个犯罪分子。石头说:“有本事,你们把李老四抓住。人家发了大财你们不抓,却抓我们这些小毛贼。”石滚说:“石头虽然是我哥,我也大义灭亲,他虽然不是大偷,但也经常偷,我是第一次偷,我愿意立功赎罪。”小罗说:“等我调查清楚以后再说。”

  回站的路上,他们骑着车子边走边议论案情,几个小青年正调戏一个穿着简朴却长得十分清秀的乡下姑娘。二人只三拳两脚就把几个流氓打得人仰马翻,仓惶逃走。姑娘十分感谢。二人一想又不放心,最后把姑娘秋芬一直送回家中。

  秋芬与石头、石滚同属一乡,一河之隔,她的父亲是河西村村长,为人正直。河西村很富裕,是全县乡镇企业的先进村,群众安居乐业,没有人去偷铁路。河东村虽与河西村一河之隔,却很穷困,有一帮人经常到铁路上偷货,石头经常也偷,石滚却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民。

回到车站,罗小华就向所长汇报,释放了石滚,把他建为线人,为了不使人怀疑,也同时释放了石头。

  为了加强站上的防盗工作,罗小华发明了加固车门车窗的“气死小偷法”。他这个想法得到所长的支持,罗小华和站长带领职工自做了一个梯子和很多木块,还买来粗铁丝,剪成一截一截的。夜里,又有一列货车运休,据说是在站上停一夜不开。罗小华带领联防队员用木块一个车窗一个车窗地加固,门上还加了一截粗铁丝。

  省城发来电报,说舒小娟患病住院。罗小华匆匆赶回省城到了舒小娟的家,舒小娟热烈拥抱罗小华。罗小华见小舒并没有病,心里很不高兴转身要走。小舒嗔怪拦住他:“你要是走了,就别再回来。”

  当晚,二人来到卡拉OK歌舞厅,尽情欢唱。从歌舞厅出来,二人来到一套新房内,各种新式家具和电器一应俱全,二人依偎在一起憧憬着美好的未来。

  石滚被放后,积极协助公安机关工作,很快摸出河东村有一个坐吃铁路的盗窃集团。他们事先踩点,中途上车,区间掀货或利用货车暂停时打车门、割篷布掀盗彩电、摩托车和高档香烟,盗、运、销一条龙。为首的是一个叫丁安福的人,但他并不住在当地,而是在附近的一个中等城市里遥控指挥。

  小罗化妆侦察,遭到不明真相的群众围攻欧打,幸遇河西村村长偕女儿开车路过解围,并带回家中。秋芬找来爸爸的衣服让小罗换上,又替他包扎了伤口。二人目光相遇,小罗觉得秋芬长得如此动人,秋芬害羞得扭过脸去。秋芬告诉小罗,河东村他表叔常与一个叫安福的人来往,有人反映他们偷铁路上的东西发财。

  虽然小罗带领联防队员严密防范,夜夜巡逻守护,但还是屡屡发生掀盗货物的案件,铁路边经常有落地货,小罗带领联防队员拣回。

  冯长安再次来到小站,躺在站长室不走,闹着要把坏人抓回来由他亲手执行枪决,闹得站长办不了公,小罗劝阻被骂了一顿。

  小罗决心破案,他通过秋芬弄清了这个团伙在顺州市的一个地址,立即向所长汇报,所长派人前往侦察。

  一晃半年过去了,小罗经常不回家,引起舒小娟不满,一气之下,小娟找到派出所长,要求把小罗调回城里。所长找小罗谈话,小罗非常生气,干脆不理躺在他住室里的小娟。

  夜里,他又带着联防队员到站上守候,望着天上的点点繁星,感慨万千。舒小娟和秋芬的音容笑貌在眼前交替出现。

  所长深夜来查岗,看到小罗闷闷不乐的样子,问他的心事,他告诉所长他不知怎么办好。所长劝说他,感情的事由自己把握,小娟爱你就应该支持你的工作,只要真心相爱,哪怕是天各一方。小罗豁然开朗。

  秋芬来到站上,她羞答答地拿出一件毛衣,这是她亲手替小罗织的。小罗当场穿在身上,感到非常合适。秋芬告诉小罗,她通过巧妙的办法从老叔的嘴里弄清了安福的窝点,小罗当场抱住秋芬,在她的腮上吻了一下,然后一阵风似地跑去找所长报告。

  所长带领10多名干警出击,抓获了安福等十多名盗窃犯,缴获了大批赃物,有彩电、冰箱、摩托车、香烟,整整装了一汽车,还有几皮箱现金。

  经审查,盗窃冯长安彩电并抽烟引起火灾的案子就是他们干的。冯长安见此情景,冲上去要把安福等人就地正法,被所长拦住。站长告诉他,你今后应该办理保价运输,这样不管发生什么样的事故,铁路都会一分不少地赔偿。所长说,你那个案子就发生在我们这里,追回来的这些东西有你的一份。冯长安高兴地泪流满面,大唱大叫。

  邮递员送来一封小罗的信,拆开一看是他女朋友小娟写来的,好长好长。最后她告诉小罗,对不起,我不能这样忍受孤独,咱们还是各奔东西吧。

  秋芬站在远处的人群中,向他送来深情的目光。

初升的太阳,洒在小站上,一列满载货物的列车轰鸣而过。罗小华带着联防队员又迎来新的一天……

1996年10月1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