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安文化学者王仲刚官网
WWW.WANGZHONGGANG.COM
我眼中的艺术人生 ——电影《伏虎铁鹰》创作谈
浏览数:103 


我眼中的艺术人生

——电影《伏虎铁鹰》创作谈

□王仲刚

“你不是作家”一位最亲密的朋友一本正经的对我说。

是的,我虽然有省市作家协会会员头衔,但我知道,我只是个警察。三年前,我创作电影文学剧本《伏虎铁鹰》时,首先想到的就是,我是一个警察,在普通民众阶层的普通警察。我试图通过电影文学形式来展示警察作为普通人的艰难生存状态。这就是我创作这部影片的初衷。

《伏》剧中的主人公岳程是个刑警中队长,三十七八岁,为人朴实厚道,整天只知道破案、工作。老婆调不到身边,调动托人要花钱,而他和妻子结婚10年来只积攒了3000多块钱,这其中还包括他拿命换来的一等功奖金500元。

8岁的宝贝儿子有病开刀需几千块,集资建房又得好几千,当了十几年警察还没混到房子,租住在郊区农民的房子里。不仅仅如此,他还被人误解,垫了黑砖。他受传统的影响,逆来顺受、不去申辩。对人生,他很无奈。而在罪犯面前,他是一个强者,同他们斗智斗勇,最后战胜了他们。然而,直到影片结束,他心爱的妻子还是没有调到身边。

这就是我身边的警察,我的战友,也许有点我自己的人生感悟,也许有我的脚印?我自己也说不清楚。

生活中的我不爱穿警服,原因很多,主要的是不少人不喜欢警察。有些人心目当中的警察似乎往往与粗暴、没文化、缺教养甚至刁难百姓划等号。穿警服骑车、逛商店、办事往往遭到一些鄙夷的目光或白眼,我力图用我自身的形象改变人们对警察的看法,但这样做未免太荒唐了。因此就有了剧中的铁韦。铁韦是个英俊洒脱、多才多艺的好刑警,有一副动人的好歌喉,曾荣获省业余卡拉0K大奖赛第一名殊誉。歌舞厅老板高薪聘请他不干,只爱他的“老本行”。在警界,在我的战友当中,才华横溢的人比比皆是。我相信,如果把他们放在合适的岗位上,他们会是杰出的政治家、科学家、艺术家、企业家、大老板。然而他们只是普通民警。你想啊,如果大家都不干这一行,谁来干呢?都想去发财,谁来保护发财的人呢?

警察中也有败类,也有害群之马。像剧中的某派出所副所长孟德东。他外间的办公室里挂满了“先进”、“模范”、“功臣”之类的奖旗和镜匾,而在套间里,却与美貌性感的女匪宋秋波抱在一起,表面穿着警服实际上却是个车匪集团骨干。

我不主张把犯罪的根源完全归咎于社会,归咎于哪种具体的制度,教育可以挽救人,感化人,但教育不是万能的。我想说的是,犯罪有其劣根性、顽固性和难以改造性。剧中的反一号人物铁拐刘,建国前就是专门在铁路上作案的惯匪,建国后这几十年大部分时间是在共产党监狱里度过的。然而一旦放出来,摇身一变成了返乡的退休干部、—个汽车修造厂的总经理,实际上是专门盗抢铁路运输物资的“坐地虎”集团的匪首,临被击毙时他也丝毫没有遗憾,没有良心的发现和忏悔。

艺术应当反映沸腾的生活和七彩的人生。我应当感谢著名艺术家于石斌导演,他的分镜头剧本能忠实于文学剧本,把警察的真实生活画卷展现在人们面前。在这部影片里,你将看到刑警坐的是经常熄火的帆布篷北京吉普,对讲机拍打拍打才响,刑警们租住在农民的大杂院里。你也许会问,以往电影里警察不是很潇洒吗?呼风唤雨,要什么有什么,有枪不使,神功怪腿,无所不能,且装备先进,像天马行空,独往独来,这是怎么回事?我告诉你,这不是警察,不是真正的警察生活,也许这句话是多余的,因为你身边有很多像我塑造的这样的刑警,你身边的绝大部分警察就是这样的,这当然可以不包括开放的经济发达地区和少数大都市。

有一些玩过一点艺术、看过几部外国电影的人,总想把国产片套上洋装,天真地问我:“你这个情节为什么不这样写?比如亲人被绑架。”我付之一笑,“这一招老掉牙了,早在我7年前的作品里用过了。”如果照这位“艺术家”的想法,我们拍的警匪片避开现实,避开生活,一味地追求火爆、热闹、惊险、刺激、好看、好包装(当然我并不反对这些对于惊险片来说必不可少的手段),也只能是鹦鹉学舌,比着葫芦画瓢,观众只会嗤之以鼻。

最后,我还想再罗嗦一句:我不是作家,但我是个警察,今后我还会再写警察。

1993年10月17日

上一篇:  我 和 郭 凯 敏
下一篇:  小站民警